此其言战何

豆蔻年华、十有三年,春4月,公会纪侯、郑伯。甲辰,及公子小白、宋公、卫侯、燕人战,齐师、宋师、卫师、燕师溃败。 曷为后天?恃外也。其恃外奈何?得纪侯、郑伯,然后能为日也。内不言战,此其言战何?从外也。曷为从外?恃外故从外也。何以不地?近也。恶乎近?近乎围。郎亦近矣,郎何以地?郎犹能够地也。 二、十四月,葬姬完。 三、夏,大水。 四、秋1月。 五、冬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