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想到跑道上的一个中年母亲和他十五六岁的男孩,她在我前面走

这是一个坐落在几个小区中间的健身场所。入口处有一处用石材铺装的小广场,接着就是跑道。跑道是彩色的,红色间着绿色,三条是红色的,两条是绿色的,像是彩色的五线谱摊铺在绿色的画板上一般。跑道呈椭圆形状,南北长,东西短。跑道的外侧是笔直的行道树,东西两侧一律是排列整齐的水杉,南边入口广场外侧是法国梧桐,内侧紧挨东西向跑道的是广玉兰,北面临河。跑道的内侧近乎一个精致的公园。最南边是一个小型的儿童露天乐园,几个红色、黄色、蓝色的滑梯、迷宫、秋千,围成一个小天地;儿童乐园的北面是一个泳池连着的飞檐峭壁的中式建筑,在建筑物的北面有一个小桥、流水、石板路散布其中的荷花池,荷花池的西侧是用太湖石堆砌出的一座假山;再向北又是一个小水池和小广场,小广场上放置着一些单杠、双杠及老年人用的健身器材。吸引着许多健身爱好者的是这彩色的塑胶跑道。跑道一圈的长度是四百八十米左右,步行大约是八百步,一圈走下来需要五六分钟时间。跑道上有许多的常客,有跑步的,也有快走的。跑步和走路最大的不同是,跑步常常是一心只顾着向前,再向前,把跑道上越来越多的人甩到身后去;而走路却是让更多的人从身边超越过去,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个又一个人的背影。只要你在这跑道上走得多了,就会渐渐地和一些身影熟悉起来,也许你常常走在了他们的身后,比他们稍慢的速度让你有时间去注意到了他们,慢慢地,会有不少的人印入你的眼帘,甚至进入你的脑海。先说小孩吧。跑道上有被大人抱着的婴儿,也有坐在童车上妈妈推着的,还有就是学会了走路,歪歪扭扭、嘻嘻哈哈,一边格格地笑着,一边跌跌绊绊地跑向前去的。再说青年人。年轻的男女是这跑道上最有生机和活力的,尤其是那些少女或少妇,穿着时尚的运动服,暴露着优美的曲线,很快她们就会超越你,走到前面去,而此时,你的视线被她们系到了杨柳般的腰肢上,微风拂过,缕缕的清香便笼罩着你。偶尔也看到热恋亦或是新婚的小两口手挽着手在跑道上漫步的,那又会让人生出许多的艳羡。中年人是跑道上比较成熟的队伍,他们有自己固有的套路和定下的目标,那些专门跑步的每天都是汗流浃背,大概没有几十圈是不会歇下的。有些小伙子会三五成群的,每天约在一起跑,似乎越跑越有劲。还有一男一女并排着一起跑的,也许他们并非一家人,而是有着共同的跑步的爱好,喜欢结伴前行而已。搞笑的是,有天晚上,看到一位酒气熏天、嘴上叼着香烟还在跑步的人,口里喊着:一、一、一,一二一,酒喝多了,不能再跑了,一、一、一,一二一,酒喝多了,不能再跑了-----,就这样重复地叫喊着,大步走向前去,引得跑道上的人大笑不已。跑道上的老年人,那又是另一番的情景了。那些银发族是这跑道上最自由的一群人,他们根据自己的习惯,愿意什么时间来就什么时间来,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绝无上班族的时间羁绊。他们的锻炼大多是漫不经心、随心所欲的。也有那种不服老的,八十多岁,还跟着中年人的步伐,走了一圈又一圈,身体硬朗得很。也有被家人推着轮椅到跑道上散心的,遗憾的是他或她无法下到这柔软的跑道上走上几步。我隔壁的邻居周爹和周奶奶是很不简单的一对老年夫妻,周爹几年前中风,嘴歪了,腿脚走不上前,周奶奶每天都用电瓶三轮车驮他到广场,然后把周爹搀扶到跑道上慢慢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年下来,周爹能在跑道上拖拽着脚,走上一两圈的距离。说到周爹,让我想到跑道上的一个中年母亲和他十五六岁的男孩。男孩左脚正常,右脚的脚后跟无法着地,尽管个子比他妈妈高出一头,但是由于脚的残疾,他非常吃力地跟在妈妈的身边,妈妈两臂大幅度在身前左右摆动,挎着大步向前迈,似乎并不顾及儿子能否跟上她的步伐,她的后背常常是被汗水打湿着。母亲每天迈着如此坚定有力的步伐,儿子每天如此艰难地跟着母亲。不知道他的母亲陪他走了多少的日子。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那男孩走路的姿势轻松了许多,他的右脚似乎也快要挨着地面了。我想,这做母亲的真是了不起,是母亲的坚定,给了孩子力量,让他能够更好地前行。是啊,许许多多的人,在这跑道上走着、跑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在春风里、夏日下,秋雨中、寒风里,在这美丽风景掩映的跑道上,他们走过一圈又一圈,一天又一天-----文章创作者:金秋香缘

       陶醉于清晨微微的清风,让自然的味道扑向你的心扉,用心感受,你会发现,在你奔跑的时候,希望在向你招手,梦想在向你微笑,幸福在向你靠拢。

        我虽然美其名为跑步,其实是边跑边走路,跑一段路,实在跑不动了就停下来改为走,我并不强求一定要一路跑到底,我有一次,会在途中碰到一个同事,他看到我居然在跑步,很是惊呀,盯着我看了好长时间,然后说“真的是你吗?”我不知道他为何有如此反应,可能以前我给他的感觉就是总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胖胖的懒虫一个吧。跑步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样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希望今天也能在路上碰到他,让他再夸我一下。

        向前走,有一辆车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不得不停下来,这辆车应该从昨晚就停在这里了,为什么不停到别处去呢?总有一些人,由着自己的性子将车子乱停乱放,不遵守规定,跑道也是随便停车的地方吗?

      又一个秋天来临了。

       跑道上,总有一个颤颤危危的老人和一只小狗,我每次都能在途中看到她,有时,她在我前面走,等我返程时,迎面又看见了正在努力行走着的她。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拐棍,这拐棍可以用来支撑她的随时要倒的身体,也可以用来招呼那只小狗。她走的路线居然和我比较相似,先从跑道上,然后再到广场转圈,这一路下来有好几公里,她居然一步也不息,迈着碎步,拄着拐棍,走下来。我想,她可能中过风了,走路不能再是以前的大步流星了,走起路来还感觉向一边倒的样子,但是,她还在坚持行走,每向前迈一步,就意味着离成功更进一步,离健康更进一步。

        早起的空气里夹着淡淡的花香和露水的潮湿气。地上还没有全部干燥,总有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溏停留在我跑步的途中。今天穿的运动鞋也不怎么好,脚下打滑,奎楼城上今天是不能去了,那上面的古砖一步三滑,走得时候都是提心吊胆。所以,我今天不准备上城楼,而是沿着广场转几圈。

        时光总是在不为人知的向前走,人们还在为前几日的肆虐台风而惊恐,今日,就要为早晨清冷的风而后悔,为什么没有多穿几件衣服。

        门朝西有一个面店,面店和别家并没有什么区别,一个服务员,里面很暗,店家在门口支起一个大锅,放上几张桌子,面条的口味还比较好吧,我有时会在那里来了一碗。坐下来之后,你就会发现这家面店的不同之处,总有身穿清洁工服装的人来吃面,而且吃完就可以走人,不需要给钱,我看了好几次,大部分的清洁工都来这里,老板是一个五十开外的中年人,见人都是热情接待,要加蛋,可以,要肉丝,也可以,真是有求必应,还不要钱。秋天来了,冬天也会到来,清洁工们为了让我们生活的环境整洁舒适,必须很早就要工作,清扫街道,清倒垃圾,在每一个寒冷的冬天的早晨,有这样一个温暖如春的小面店,真是清洁工们的福音,我不禁在心里为这位面店老板点赞。

      早安!秋天。

       红色的跑道一直延伸到前面一个红绿灯,农行大楼就在路的开始,此时铁门关闭,院子里停放着几辆车子,运钞车旁已经一左一右站着荷枪实弹的运钞员。门卫看到我走来,向我微笑点头。他应该是认识我的,我有时候来开会到很晚,还请他开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