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选择了一本言情小说——《等待提拉米苏》,Chapter 02 奶茶豆花 19

图片 1

说实话,这个礼拜的读书计划有点迷茫,因为不知道该看什么,与此同时,生活中各方面的压力也使我无法沉下心来去看一本好书,于是我选择了一本言情小说——《等待提拉米苏》。我认为,这类小说虽不可整日捧着看,但在自己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我必须遵从自己内心的真实选择。事实证明,我无愧于自己的选择。

目录

《等待提拉米苏》是一本以“美食萌”为主题的新概念言情,正如这本书的名字一样,作者时久用美食饲养爱情,把菜谱变成情书,没有任何套路,却总能戳中你的萌点,治愈自己的坏心情。

Chapter 01 香菇炖鸡 1

女主人公唐楚是一个为了美食可以抛下所有矜持与负担的不折不扣的吃货,而男主人公高屾则是一个什么美食都能做出来的堪称完美情人的暖男,但跟别的言情小说不同的是,这是一本以暗恋为线索的书。十六岁那年,唐楚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对她而言,青春就是她小心翼翼的暗恋,等待在学校的操场边,因为那里是他每天都会领过的地方。可是,男生错过了她精心准备的告白,因两人父母的结合,成为了她名义上的哥哥。本以为一场无果的暗恋会就此结束,然而高屾却住到了唐楚家,用美食诱惑对方之际,同时在剑三上成为对方的师父。唐楚不断被诱惑,却又无法面对高屾是自己哥哥的事实,直到他表明心意,方知这是一场双向暗恋。

Chapter 02 奶茶豆花 19

读这本书,一边治愈,一边唤醒过往的回忆。读到唐楚读书时小心翼翼地单相思时,会想起以前的胆小的自己,读到高屾用他神奇的双手烹饪出众多听都不曾听过的美食时,会想起小时候爷爷奶奶也是这样,在我嘴馋又没有解馋的东西时,用心为我做出各种好吃的,就像蒿子粑粑、炒米,有时甚至连炒黄豆都是人间美味。

Chapter 03 芝士蛋糕 30

唐楚六年来对高屾的念念不忘,大概就是明知也许不会有结果,还是会努力学习,考上他所在的大学的那个城市,高屾对唐楚的念念不忘,大概就是不顾一切,从远方回来,只为给腿受伤的她做美食。

等待提拉米苏

这本书虽是言情小说,但带给我的感动还是太多太多。在物质化的现代社会,书中的爱情没有被腐化,作者也并没有写过一句体现现代人物质化一面的句子,她构建的世界,和沈从文很像,没有残酷的社会现实,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有软萌的美食世界,会让人相信,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即使你辜负了再多,爱和美食却不能辜负。

作者:时久

在压力大的时间里,翻开这本书,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即使你我身在警校,但也不要放弃这一份美好的憧憬。

Chapter 01 香菇炖鸡

家里来的不速之客仅用一碗香菇鸡肉面就收买了想要独自居住的断腿专业户,唐楚只能感叹,嘴馋的人没资格怨恨生活艰难。

二十二岁的唐楚已经第三次左小腿粉碎性骨折了,每次都是同一个位置。别的病人一个多月就能拆石膏,她得戴足两个月。医生说她如果再这么碎下去,保不齐哪天左腿就得比右腿短一截,变成小跛子。这事唐楚当然不敢告诉外婆,她骗外婆说暑假要实习不能回家,不然老人家肯定焦虑得睡不着觉。

她搬到爸爸给她买的公寓里,请了位护工阿姨照顾。这房子是她刚上大学时买的期房,今年三月才交付,上下两层一共一百平方米,还算宽敞;缺点是都快到六环了,方圆三千米只有楼下一家破破烂烂的成都小吃,连网上的外卖都不肯送过来,几乎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再加上护工阿姨家中突发急事请假,她只好每天吃这家店的外卖凑合。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在电脑前应了一声“来了”,放下鼠标,拿过桌旁的拐杖拄着,向玄关挪去。

她走得很慢,门外的人等急了,开始啪啪地用力拍门。

在距离大门五米处,唐楚忽然警觉地站住。

成都小吃送外卖的小妹知道她腿受伤,敲门应声后会耐心等待;敲门也是用手指轻叩,从不这样粗暴地拍打。

她瞬间脑补了一则社会新闻的标题:“歹徒伪装送外卖入室抢劫,专挑单身独居女子下手”,或者“断腿女无人照料遭歹徒入室奸杀,邻居发现时尸体已经腐烂”。

她小心翼翼地扬起声音问:“谁呀?”

一个粗犷的大叔声音不耐烦地回答:“送外卖的!”

“什么外卖?”

“香菇炖鸡米线!少放点油,少放点盐,再少放点米线!是不是你叫的?开门!”

暗号对上了,她舒了口气,继续慢慢往门口挪。

门外的男人却不拍了,隐约有杂声和话语传来,似乎是两个人在对话。她凑近了想细听,却不料咔嚓一声,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唐楚吓得拐杖差点都掉了,送外卖的大叔为什么会有她家防盗门的钥匙?!

咔嗒,钥匙转过了一圈。

离门还有四五米,断腿残障人士来不及冲过去把门反锁,只好背靠墙壁,抖抖索索地举起手中的拐杖。

铝合金拐杖能打死人不?

防盗门从外打开,门口站着两个人。

唐楚愣了一下,举起的拐杖停在半空中。

送外卖的大叔连声说:“哎呀你腿不好啊!别动别动!我给你送进去!快把拐杖放下抓好!”说着就冲进来扶她的拐杖。

唐楚盯着门口西装革履、拖行李箱的男人,沉下脸开口:“怎么是你?你哪儿来的钥匙?”

男人把防盗门钥匙拔下,食指钩住钥匙圈:“叔叔给我的。”

外卖大叔看了看她的脸色,又看看门外的人:“小两口吵架啦?”

唐楚黑着脸瞥他一眼,大叔没看见,转身把外卖盒子送到餐桌上,一边念叨:“真是的,姑娘腿伤成这样不能动,居然还去外地,把她一个人丢家里天天吃外卖没人照顾,是不是男人啊!”

男人站在门外,没吭一声。

大叔走回门口,男人侧身给他让路,被大叔狠狠瞪了一眼:“给钱!十五块!难道还要姑娘付账吗!”

他乖乖掏出钱包,递给大叔十五元:“麻烦您了。”

大叔拿了钱走了,剩下门内外两个人面面相觑干瞪眼。

对了,忘记介绍了,这位不速之客名叫高屾。

如果一定要问他和唐楚的关系,她会称他为:爸爸的女朋友的儿子。

倘若不是因为爸爸和高阿姨名下都有各自的公司,结婚有很多理不清的麻烦,他早已和她在一个户口本上了。

昨天爸爸给她打电话,感慨自己明年就五十了,和高阿姨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终于决定把证领了坐实名分。正好下个月是他生日,爸爸打算和高阿姨一起做寿,顺便把家里的亲戚们请到一起聚聚,让她也回家参加寿宴。

下个月她腿上还打着石膏,当然没法回去,于是拒绝了,也没有解释原因。

爸爸肯定要伤心了。自从初三时妈妈去世,她就和外婆一起生活,爸爸和高阿姨在一起之后她更少回去,父女俩还不如普通亲戚来往热络。

结果今天高屾就找上门,这是来当说客的节奏?

谁要跟你兄妹一家亲,呵呵。

唐楚的拐杖横在玄关过道里,她看了一眼高屾的行李箱:“你不是在上海吗?来这儿干吗?”

“换工作了,跨城搬家,叔叔让我先在这儿落脚。”他很平静地回答,似乎对她的残疾造型并不惊讶。

“这是我……”

她本想说“这是我的房子谁同意你来住了”,转念一想,房本上写的是爸爸的名字,钥匙也是爸爸给的,他想让谁住就让谁住。爸爸对高屾视如己出,将来继承权归谁还不好说呢。

不但爸爸要变成别人的爸爸,连仅有的小房子都要被抢走一半!

“你在哪儿上班?金融街?不嫌远?”

“不,在北四环。放心,我不会住很久的,安顿好了就搬走。”

城北是科技企业集中区,她想讽刺他一句“被银行炒鱿鱼啦”,但还是忍住没说,只问:“那干吗不住公司旁边的酒店?”

他看了她腿上的石膏一眼:“削减非必要开支。”

唐楚被他噎住了。

虽然长途跋涉风尘仆仆,他的外表却依然一丝不苟,还是那副……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装×范儿。

他一手扶着防盗门:“我们真的要站在门口讨论这些问题吗?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晚饭时间,楼道里飘来邻居家做饭的香气,是唐楚最喜欢的糖醋味儿,引得她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

邻居真讨厌,顿时什么气势都没了……

她想起餐桌上还有一盒米线外卖,收回拐杖往餐厅走:“楼下的房间和卫生间是我的,楼上归你。我的电脑在客厅里,客厅也归我。”

高屾关门进屋,玄关挂着的一串风铃打到了他的头。他弯腰绕过,观望了一下屋内格局:“厨房呢?”

“厨房我不用,随你便。”唐楚在餐桌前坐下,打开外卖盒。

成都小吃的米线还是老样子,整只没切的香菇,三两块鸡骨头架子,塑料口感的米线,放在嘴里嚼都嚼不烂,汤面飘着一层灰白色的浮油,看上去就像一碗刷锅水。

没办法,店里清淡点的,能给病号吃的食物就只有这个。手术后本来就元气不足,身体很虚弱,再加上每天吃这种食物,唐楚圆嘟嘟的肉脸都瘦出尖下巴来了。

唐楚虽然很饿,但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被邻居家的饭菜香气勾起了馋虫,更觉得饥肠辘辘。

厨房里传来高屾的声音:“冰箱里的东西可以吃吗?”

“随便你!”唐楚回答道。

冰箱里是阿姨留下的囤货,放了好多天了。吃死不管!她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唐楚放下外卖盒,回到电脑跟前,看到屏幕上的游戏客户端已经更新完了。

她在那里培养了另一个“自己”,是个萌萌哒光头小和尚,因为起名字的时候太馋以前妈妈做的糖醋排骨了,便给这小和尚起名叫“糖醋排骨”。在腿上打着石膏动弹不得、每天无聊到发霉的日子里,幸好有这个虚拟而乖巧的人物陪伴她。

和小和尚一同陪伴她的,还有游戏里两位素未谋面的“师父”。

唐楚一上线就收到大师父无花的密聊消息:“我刚换下来一条退休裤子,你要吗?我去找你?”

此“裤子”当然不是真的裤子,而是游戏里的装备。无花和她一样也是和尚,淘汰下来的旧装备正好送给她。

可惜那条裤子以她现在的等级还穿不了,于是回复说:“不麻烦师父了,邮寄给我就行。”

“好。”

无花是位务实的师父,很少闲聊,自己似乎也挺忙的,没事不找她。而另一位师父“提拉米苏”,则正好相反。

提拉米苏是个女号,该门派的妹子们个个体态婀娜、衣袂飘飘、环佩叮当,以粉红色为主色调,非常梦幻。

唐楚觉得二师父一定是个妹子,因为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每天换上各式各样不同效果的美丽时装,摆出优美潇洒的pose截图拍照。

师父是个土豪,培养徒弟的策略就是用金币砸晕,然后放养。新款时装发型一出来,二话不说第一时间购买,装备当然要最好的,但那些闪闪发光、自带特效的顶级装备对她而言,也不过就是拍照的道具而已。唐楚好几次看到师父背着游戏里最好的武器,身穿土豪气息四溢的极品装,却被野外的低级野狼围住不知所措活活咬死;要么就是运用轻功飞在空中变换姿势拍照时没控制好气力,一头摔死在乱石堆里。

阿弥陀佛,这么说自己的师父好像有点不敬,但这样的玩家在游戏里,一般都被大家称为“手残”“水货”“傻多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