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的人物在各样大小战役中都反映了全心全意的旺盛,那是怎么

问:请问《水浒传》中的英雄好汉有哪些精神内涵?

问:有人说武松对施恩的死却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通过阅读《水浒传》后,感慨很深。我认为,《水浒传》中的梁山英雄好汉具有以下几种精神内涵:

有人说武松对施恩的死却无动于衷,这是为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从武松在什么情况下同施恩相识说起:

“金眼彪“施恩其父为孟州监狱的管营,因此层关系众人称其为”小管营“,首次出现于书中第二十六回”武松威镇安平寨,施恩义夺快活林“,而武松在杀了潘金莲及西门庆等人后,由于各方的庇护,从轻发落,被刺配至孟州。

按道理来说,一个监狱管理者的家属应该同监狱犯人是没有什么交集的,但奈何武松的名气太大,赤手空拳的打虎英雄,阳谷县最好的”刑警队队长“,嫉恶如仇,而此时施恩这方面正有所求,便出现免杀威棒,顿顿好酒好肉,照顾的甚是周到的情形,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普通人尚且如此,何况武松此等性格,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到这里,施恩和武松之间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各取所需而已。

这时施恩便将蒋门神为首的黑恶性质组织抢占其酒店的事情告知了武松,武松一听,这还了的,我好歹也是前”刑警队队长“,又深受主家照顾,这个忙怎么也得帮,于是便有了后面醉打蒋门神,帮施恩夺回快活林的一幕。

www.8522.com,随着帮施恩夺回快活林及接触的时间变长,施恩也越发的敬重武松,施恩本也是一个快意恩仇,性情之人,从他将自己的产业取名为”快活林“可以见的,这时候双方也从当初当纯的利用关系,逐步变成知己之交,兄弟之情。

至于后来梁山结义,攻打方腊,施恩不慎落水而亡,武松的表现书中自有记载:

施恩、孔亮不识水性,一时落水,俱被死。宋江见又折了二将,心中大忧,嗟叹不已。武松念起旧日恩义,也大哭了一场。

在其他地方何曾看到武松如此失态,就算是武大之死,也没有让武松大哭一场,尤其,武松对施恩的情谊可见一斑,是动了真情,真的将其视为兄弟一般的存在。

谢邀。并非无动于衷吧,施恩在征讨方腊攻打常熟之时落水淹死,武松知道后还大哭了一场,且看原文——水军头领都回苏州,诉说三阮打常熟,折了施恩;又去攻取昆山,折了孔亮;石秀、李应等尽皆回了;施恩、孔亮不识水性,一时落水,俱被淹死。宋江见又折了二将,心中大忧,嗟叹不已。武松念起旧日恩义,也大哭了一场。

印象中武二哥很少哭,《水浒传》顶多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武松和宋江在柴进庄上邂逅,二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分别的时候武松哭了。第二次武松出差回来,和哥哥武大郎已是阴阳两隔,他跪在哥哥灵前大哭了一场。第三次便是得知施恩的死讯后,武松也大哭了一场。

没错,施恩当初确实有利用武松之嫌,打虎英雄的威名响当当,又亲自见识武二哥力扛百斤巨石的神勇表现,知道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一定可以为自己出了心头的这口恶气。武松醉打蒋门神,施恩再次入主快活林,武松也因此更受江湖器重,也因此得到了更加优厚的生活。

我认为这种利用一点也不可耻,你情我愿的事情,做好了就可以达到双赢的效果,反而更能反映出二人初次交往的真实性。武松被张都监设计陷害,被诬陷为贼下在大牢里,施恩作为体制内的人,岂能不知官场的黑暗?按照一般人的做法,一定会明哲保身,绝对不会再出手搭救武松。

可是施恩却没有,到处使钱求人,甚至不顾安危三入死囚牢看望武松,也是一条有情有义的好汉。更何况,施恩非常明白,武松为什么下狱,还不是因为他的快活林吗?既然此事因施恩而起,那么他必然会千方百计的搭救武松,他对得起武松当初的仗义出手。

经过施恩的上下打点,武松的性命算是保住了,武松心中也很明白,施恩为了救自己已经使出了洪荒之力,此时二人的交情得到了更高一层的升华。

武松血溅鸳鸯楼做下惊天大案后,官司着落在施恩身上,只得流落江湖,后来施恩父母双亡,投奔二龙山落了草。可以说,施恩落草为寇,完全是冲着武松去的,如果那时武松就已落草梁山,那施恩一定会来梁山落草。

我相信,武松和施恩之间是真正的义气,是过命的交情。那些总喜欢以阴谋论厚黑学解读水浒的人,本身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都是一丘之貉,他们不相信世间有真正的义气,其实以他们的价值观也没有资格得到真正的义气。

真正的义气,是要经过生活的种种磨难考验的,不是喝个酒哥俩好这么简单。施恩和武松是经过生死考验的,是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的兄弟,也称得上是刎颈之交。所以,也就不难解释施恩死后,一向以硬汉著称的武二哥大哭一场了。

我是西岳顽石,一个放浪形骸的历史神侃手,一个狡猾多变的腹黑肿裁,一个半打节操的现实教主~~~

一是具有民主精神。可以说,《水浒传》这部反映古代农民革命的小说在现代革命中发挥了作用,具有革命精神,是对文化史、教育史有深刻影响的民主文学,富有民主传统,在《水浒传》中的大大小小的农民战争中具有民主的含义,描绘了农民战争中的民主形象。在小说的思想内容上比较集中的、较强烈的、突出地表达了当时农民阶级的民主性和革命性要求。书中描绘宋江起义展示了中国古代农民阶级民主思想,特别是小说中的故事情节鲜染了民主精神。

武松并没有无动于衷啊,他嚎啕大哭了一场,非常伤心。

武松是《水浒》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武松,清河县人氏。不知从那学的一身好武艺(据传是周侗的徒弟,此人是宋朝著名的武术家),身形魁梧,力大无穷。且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武松由于斗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被发配至孟州。按宋太祖规定,先打100杀威棒。这时候,施恩出现了。不仅帮助其免了棍棒之苦。而且对武松好酒好肉,百般照顾。施恩是一个牢房的小营官,自小也习得几下拳脚。在快活林开了一家餐厅,生意甚好。却被蒋门神这等黑恶势力抢走,施恩与其打过几次,无奈技不如人。而武松景阳岗上打死老虎,威名远播。施恩想借助武松之力对付蒋门神。因此将一个囚徒,奉为上宾。其实,我想武松也是长年行走江湖之人,施恩的做法他肯定明白。只不过武松的特点就是锄强扶弱,打抱不平。他本是一个囚犯,偏巧施恩这么尊重他,给足了面子。士为知己者死,结果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揍的蒋门神屁滚尿流。夺回快活林,替施恩出了一口恶气。在孟州城声名鹊起。这时候施恩更是对武松感恩戴德,佩服的五体投地。从心里认下这个大哥了。而武松失去自己的亲大哥后,多添了一个小弟,也欣然接受了,两人此时的感情已不是最初的利用和回报,而是江湖上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了。

  武松受陷害后,施恩亲自到牢中看望武松,并多方打点,买通人员改了判词,才又让武松落个再次发配。发配路上,施恩亲自来送行,送上烧鹅并提醒武松一路当心。此时,武松也是心知肚明。施恩拜别武松,哭着去了。他觉得就是因为他,武松才落的如此下场,他真心把武松当成义兄,只恨自己能力有限,无法营救武松,只有饮恨落泪。

  武松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后。已彻底再无退路,辗转上了二龙山,落草为寇。而施恩也上了二龙山,兄弟再次重逢,一同上了梁山。在梁山目睹宋江变化几番招安,武松早已心凉,此时应该与施恩更加亲近。因为,彼时的他们,早已没有任何利益冲突,都是给宋江打工的,是真正的难兄难弟。就像在学校的同学一样,感情是最真实的。随后大伙一起征方腊。几番鏖战,刀光剑影、烽火连天,尸山血海。多少平时一起喝酒,一起吃肉的兄弟战死了,武松都是摸一把汗,擦一把血,继续拼杀。然而施恩溺水而亡的消息传来,这景阳岗上打死老虎、飞云浦里大战群贼、破辽国单挑耶律得重、征方腊刀劈方貌的铁骨硬汉,却嚎啕大哭。他知道,他再也没有真正的兄弟了,从此了无牵挂,也是一种孤独。后来,宋江的死讯传来,在六和寺的武松只说了一句话:”一切都结束了”,并没有施恩,张清夫妻去世时那样的悲伤。

  所以,武松还是很看重与施恩的情谊。


关注文化历史,关注经典名著,有空一起聊聊!  

水浒中,武松是个有情有义之人,武松于施恩又是生死之交,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武松与施恩的交往是从孟州开始的。武松自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之后,被刺配孟州。按规定,凡是新来的凡人投监,都要先打一百杀威棒,可在孟州,施恩以小管营的身份给与了武松最大的优待,不仅想法免除了一百杀威棒的酷刑,还给武松好酒好肉好招待,让武松在身陷囹圄的处境中深受感动,当武松得知施恩的酒店被恶人强占后义愤填膺同时为了报答施恩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武松为施恩夺回了快活林,由此上演了一出醉打蒋门神的精彩大戏。

没成想,这蒋门神不单单是个简单的地痞,人家也是有后台的。通过张团练勾结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把刚刚尝到爱情滋味的武松打回原形,对爱情心灰意冷的武松,从此一身头陀的装扮。

同时武松血洗鸳鸯楼,事后却连累了施恩一家,施恩连夜出逃,后来上来二龙山落草。以武松的性格来看,他会认为施恩的落草肯定和自己有直接的关系,对兄弟可愧疚之情决然少不了。再后来施恩随松江征讨方腊,落水身亡。武松这么一个有情有义、侠肝义胆之人怎么可能对生死兄弟的死“无动于衷”呢?。

这个事,好像不是这样吧?小说《水浒传》里,武松在施恩死后还是“大哭一场”——他还是很认同这个“结拜兄弟”的。

小说《水浒传》里面的武松这个人物,作者是按照“江湖好汉”的典型来塑造的。在武松身上集中了“江湖好汉”的几乎所有的特征,那就是追求“自身的价值”和“快意恩仇”。

一般情况下,江湖世界里基本上的道德标准是“恩怨情仇”而不是“是非对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才是江湖正宗的“道义”。武松很多所作所为都是本着这个“江湖规则”来进行的。

在武松的一生中,很少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时候,多数是“表现价值,恩怨情仇”。

在武松和施恩的关系上,这一点表现的尤其突出,如果说“武松打虎”是表现自我价值的话,那么“醉打蒋门神?”则是典型的“受人恩惠与人消灾”,因为无论从那个角度讲,武松帮着施恩夺回快活林都是只为报答施恩的“恩惠”而与“道义”无关的行为。

在武松被发配恩州之前,武松和施恩之间是素不相识,施恩对武松百般照顾,极力逢迎,施以恩惠,看上的也并不是武松的人品,而是武松过人的武艺本领和“极好表现”的性格弱点。所以,尽管施恩父子主动提出施恩与武松结拜兄弟,但其动机却是非常“龌龊”的。

武松其实也对这样的一个“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角色和行为并不十分认同,所以他打跑了蒋门神,在众人面前还是要做一个说明:我武松并不是施恩的打手,我只是打抱不平。

这样的解释很牵。因为施恩和蒋门神之间不存在谁比谁更“正义一些”,只有谁比谁更加“无耻一些”。相对来讲施恩应该是“更加无耻”——夺回快活林之后对商户的压榨和盘剥就“变本加厉”,目的其实就是“夺回损失”。

但是,武松对此的认识,却是典型的江湖法则:施恩对我有恩,给了我一个表现自己价值的机会,施恩是我的拜把兄弟,我为拜把兄弟出头,就是有情有义,至于是不是“正义的”,武松其实并不太在乎。

所以,更加注重“兄弟情义”的武松,对施恩的态度,就要比只认“利益得失”的施恩对待武松的态度要真诚的多。

武松为了替施恩夺回快活林,因此而得罪了有官府背景的张都监“黑社会”,武松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而施恩此时的行为当中,自保的成分很多,这和鲁智深对林冲这个拜把兄弟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施恩的行为并未让武松感到有多少不适。在他的认识里,认为既然答应为朋友两肋插刀,那么朋友的事情就已经变成“自己的事”了。武松甚至觉得没有把施恩委托的事情办“圆满”是自己“欠施恩的”。

这就是武松的“价值观”。也是典型的“江湖价值观”。在武松眼里,无论施恩是“好汉”还是“无赖”,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施恩是自己的“兄弟”。

所以,施恩死了,武松会“大哭一场”。

施恩与武松的结交最初起于利用,金眼彪施恩与蒋门神之争,可以说是两个恶霸之间的利益冲突,而施恩在这场冲突中败下阵来。就在此时,打虎武松出现在他的视野,且在他父亲的管辖之下,自然便生出利用之心。于是,施恩父子为了利用武松为自己报怨,便用尽心机折节下交,或者可以说,这对朋友在交往之处,是充斥着利用与被利用的恶俗的。

在结交武松的过程中,施恩父子可谓费尽心思,抓住了武松的性格弱点,设计了连环圈套一步步套住武松,使得武松最后只能心甘情愿地为其所用。

在此过程中,施恩父子先是对武松真实地施以恩惠,使武松吃人口软,欠下需要偿还的人情债;再针对武松性情,不吝赞美,用高帽子把武松弄得晕晕乎乎,很是受用,失了应有的警惕;之后,再把恶霸之间的利益之争正义化,给自己找一个很堂皇的理由;最终再与武松结为兄弟,用兄弟义气完全套牢武松。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施恩初时对武松的千般恩惠,的确是想要利用武松,但只要的是,在利用过后,施恩并非忘恩负义之辈,而是表现出了真情实义。在夺取快活林后,施恩虽然暂时用不上武松,但他并没有因此忘记武松,更是“把武松似爷娘一般敬重”,可见其属于知恩图报之人。而在张都监一伙陷害武松下狱后,施恩更是与父亲多番商议,并拿出钱财为武松上下打点,希望能周全武松。同时,施恩还几度亲自探监,安抚并通报消息与武松,使得已生越狱之心的武松及时打住,避免极有可能的灭顶之灾。在武松被发配时,本身已受伤的施恩不仅带伤相送,还仔细观察押送武松的公人,并借送绵衣与熟鹅之机,及时警示武松“路上仔细提防,这两个贼男女不怀好意”。武松后来在飞云浦先发制人,免被伤害,与施恩的提示和熟鹅增加体力是有很大关系的。

而武松不失为一个真汉子,尤重义气,虽然施恩父子正是利用了他的这些性格特征,一步步把武松变成了自己的打手,最终为他们打了一场无所谓正义的架,也给武松自己带来了祸患,但以武松的老于江湖,不能说他对施恩父子的心思毫无所知,只是重义气的武松也被义气二字捆住了手脚,某种程度上说,武松也是甘于被利用。至于后来与施恩成为情感深厚的兄弟,也是他们俩彼此都付出真情的原因。

在剿灭方腊的过程中,施恩因不识水性,与孔亮一时落水,俱被淹死。在听闻这一消息时,不仅“宋江见又折了二将,心中大忧,嗟叹不已”,“武松念起旧日恩义,也大哭了一场”。虽然这里的孔亮也与武松有过一段交情,但书中所写,显然可见出武松对施恩也旧情难忘,怎么能说是无动于衷呢?正是对两人均有那么一段真挚情感,武松才大哭了一场。

或许是见惯了死亡,然后看淡生死吧。武松,从一出场到结局都是与暴力和死亡一起的,从景阳冈打虎,到为兄报仇,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一路上都是血腥,而后在战场上更是杀人无数,征方腊时更是看着一个个兄弟死去,一个普通人见惯了死亡也会变得麻木,更何况武松这样的“头号杀手”。

如果说,武松和施恩之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武松是比较重情义的人,他说过“若别人敬我一尺,我定回他一丈”。武松和施恩相识于孟州,那时候武松因为报兄仇而被发配孟州;而施恩是孟州的小管营,他因为快活林被抢了,没人出头,恰巧碰上武松这样“能人”,于是好酒好肉待武松,然后武松去帮他抢回了快活林。

有人说,他是利用武松,后来武松被害,发配了,他也只送过烧鸡,所以他们之间感情不深,以至于施恩死时武松很淡然。其实不然,首先,武松去打快活林,是他主动去的,心甘情愿为了报恩的,他一个罪犯,施恩是小管营,还以他结义足以让他感动,他被刺配时,施恩送一个烧鸡也很仁义了,毕竟张都监是施恩顶头上司,他要害武松,施恩没有躲着,还敢来送,虽然不及鲁智深千里护送的丈义,但鲁智深本事高“还赤裸裸来去无牵挂”,而他没本事,还有家业。

当然了,武松后来最好的兄弟应该是鲁智深,毕竟两个都是步军头领,本事好,脾气燥,义薄云天。

内心里,武松或许对施恩是恨之入骨吧。

事实上,施恩对武松一直仅仅在利用,利用武松对付蒋门神,充当他的打手。武松因此得罪张都监,被张都监陷害差点死于非命。

在此之前武松被发配冲军时,施恩明知两名差人心怀不轨、欲对武松不利,但他做了什么?听而任之!或许他此时在想,武松已没了利用价值了,就让他自求多福、生死由命去罢!要不是武松有绝地逢生的本事,换其他人在飞云浦焉能逃出毒手?!

施恩是个小人,是个过河拆桥的小人,以武松的坦荡磊落,一旦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岂能再跟他有何更深的交情?

无动于衷?怎么可能!

施恩死了,武松很伤心,并大哭了一场,为什么?因为他把施恩当兄弟,跟鲁智深一样的兄弟。

施恩和武松一开始相见,的确是施恩利用了武松,让武松充当他的打手,但是利用归利用,施恩可是真的敬佩武松,把他当一个大哥看的。武松被陷害,也只有施恩在上下打点周转,而且后来武松去了二龙山,施恩也跟去投奔。施恩是没有朋友的,唯一一个朋友就是武松了。武松是老江湖,谁对他好或不好他清楚,所以他一直都很照顾施恩,就像一个弟弟一样。后来施恩死了,武松自然是伤心了。

好像不是这样。按《水浒传》的描写,施恩战死貌似兄长亡故后唯一令武松落泪的事情。施恩开始对武松当然是利用关系,利用他打跑蒋门神、夺回快活林,继续做收保护费的黑老大。但作为自幼混迹江湖的武松而言,这种以利益交换开始的关系是他能接受的,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呢?以互相利用开始,在交往中逐渐加深感情并非不可理解的事。

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对于施恩的死,武松并没有无动与衷,忆起旧时情义,也是大哭了一场,只是篇幅有限,作者没有细述而已。有人说武松是被施恩父子利用,何来不是武松希望有人识得自己本身。学得一身艺,卖与识货人,不然要艺何用,更何况武松本就不是个善茬。

二是具有反抗的、拼命的勇敢精神。这是因为,水浒传的梁山好汉都是些不甘受压榨,敢于反抗,敢于拼命的英雄,具有对反动统治阶级的反抗精神。

《水浒传》中有一位,叫拼命三郎的石秀人物,他在战争中,就敢"拼命"。可以说,水浒传中的人物在各种大小战争中都体现了拼命的精神,在当时来说,他们实现了个人的人生价值,取得了无数次战争的胜利,具有那么一种拼命精神。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皮"。特别是武松上山"打虎精神,更加令人敬佩。武松打虎张扬了一种敢于斗争的精神,在野曾面前,丢掉怯懦,敢于斗争,驱虎豹决一死战的拼搏,决心把老虎打死,克服了怯懦的勇敢精神,抛弃了私心杂念和妥协的斗争的拼命精神。

三是具有平等精神。《水浒传》中的108将都是"排座次"后才称梁山英雄好汉兄弟的。座次人物都是一般哥弟称呼,不分贵贱,皆一样的酒筵欢乐,无问亲疏,论称分金银,换套穿衣服,大力倡导了平等精神。

特别是水浒传中的七星聚义,劫取生辰钢,他们提出了"不义之财,取之无碍的口号。他们这种"劫富济贫"的平等行为,号召了和动员了无数贫苦农民参加革命的斗争,体现了农民革命中的平等精神。可见,当时的平等精神有助于革命力量的号召和凝聚。






谢邀回答一一替天行道,杀富济贫。后刘欢老师原唱,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所呈的英雄好汉,值赞!

对于《水浒传》中英雄好汉的精神内涵,我认为比较突出的一点就是侠义精神。

水浒寨中屯节侠,梁山泊内聚英雄。在《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无所顾忌地袒露打抱不平、锄强扶弱、生死与同、一诺千金的侠肝义胆,倾情演绎一段惊天动地、可歌可泣、轰轰烈烈的侠义故事,彰显出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成为《水浒传》中一个侠义精神的体现 。

武松醉打蒋门神,帮施恩夺回了快活林,说:“我从来只要打天下这等不明道德的人。我若路见不平,真乃拔刀相助,我便死也不怕。”蒋门神仗势欺人,公然强占了施恩的酒店和买卖,而武松与施恩“并无干涉”,纯粹是打抱不平,即便丢了性命,也毫无所惧。等等场景无不提现了一种侠义精神。

个人对于《水浒传》中英雄好汉的精神内涵,我认为比较突出的一点就是侠义精神。

水浒寨中屯节侠,梁山泊内聚英雄。在《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无所顾忌地袒露打抱不平、锄强扶弱、生死与同、一诺千金的侠肝义胆,倾情演绎一段惊天动地、可歌可泣、轰轰烈烈的侠义故事,彰显出中国传统的侠义精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成为《水浒传》中一个侠义精神的体现 。

武松醉打蒋门神,帮施恩夺回了快活林,说:“我从来只要打天下这等不明道德的人。我若路见不平,真乃拔刀相助,我便死也不怕。”蒋门神仗势欺人,公然强占了施恩的酒店和买卖,而武松与施恩“并无干涉”,纯粹是打抱不平,即便丢了性命,也毫无所惧。等等场景无不提现了一种侠义精神。

梁山好汉们大都是被逼落草为寇,身不由己、随波逐流。他们的语录:替天行道、杀富济贫。最终被朝廷招安、抱效国家。这才是:轰轰烈烈一场梦,提头祭了空中风;莫道英雄无出路,只怨社会怪朝廷。

电视剧水浒传由赵寄平作曲,刘欢演唱的一句歌词就是水浒传的精神内涵,该出手时就出手,人在年轻的时候都跟这伙梁山好汉差不多,遇事不会考虑东考虑西,全凭一己好恶一时意气一腔热情随时冲动,该出手时就出手。

小编你在写论文吗?还精神内涵。

精神内涵,只有少部分人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