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不是重量,有位小同学从家里拿来李翰林的《迷糊症天姥吟留别》

能量不是重量,也不是数量,因为重量和数量,虽显现明晰,却有限。而能量是蕴藉于物质内部的一种潜质,只有探究才会发现,只有开发才能转化、才能为人所用。其深度、广度及其价值,往往也随着人们认识的不断深化而跟进。

诗仙李白,在地是风,在天为云,在他的终老之地,曾经蘸着楚江写天门。

位于浙东仙居县的天姥山就具有这样一种品质与功能。

李白酷爱山水,寄情山水,凡是他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千年不朽的美丽诗篇。白帝城的朝霞,庐山的瀑布,异乡的醉月,大唐的落日,一丛丛,一簇簇,承载着他的政治理想、亲情、友情以及喜怒哀乐,满满地走进了他的诗里,就连他的梦境也摇曳着一束束亲山昵水的灿烂光芒,《梦游天姥吟留别》堪称他诗歌宽度的一个注释。

www.8522.com,天姥山,生成于何年何月何时,人们并无详考,现代人知道它大都缘于李白的诗歌《梦游天姥吟留别》。由此可见,与其说人们敬畏山水,勿宁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尊重。记得那年去庐山,见有那么多人竟为找不到“庐山瀑布”而惋惜而慨叹的神情,可见文化对人们思想意识的浸淫是多么地根深蒂固。于是便想,庐山,如同其它名山大川一样,如果没有那些历史上的文人骚客“到此一游”,留下珍贵的诗词文墨,那些风景就有如山不生树,树不长叶,叶隙无韵一样光秃乏味。当然,这样说也并非认同有些当代人一旦去了某处名胜,就不知天高地厚、甚至迫不及待地留言题字,痴想自己也同历代名仕一样地与彼处山水共存永生。往见,每当面对那些缺乏自知人题留的或字或言时,多是讥讽,你会觉得这些人浅薄。话到这里,想起了新组建的中国文化和旅游部的内涵,我想这绝不是为那些好大喜功擅表演的人提供的“方便”,而应是为大好河山插上的翅膀。

说起《梦游天姥吟留别》,一件童年往事不禁又敲打起我的记忆。那时候我上小学,是第一次背诵李白的《早发白帝城》。第二天,有位小同学从家里拿来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让大家猜是谁的诗。当时对于我们这些小小的学生来说,那诗简直就像天书一样深奥难懂,谁也猜不出,甚至还把“姥”读成了“老”。后经老师指点,方知那“姥”字念“母”而不是“老”。从此我知道了这首诗,对于天姥这怪怪的山名也就开始向往起来:为什么叫“天姥”,真的有

话到这里有点扯远了,还是说说天姥山的能量吧!

这山吗?这山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我也能亲身去感受李白梦游过的那个境界,去那里走走看看听听?一串问号在我心灵深处竟然晃悠了几十年。

天姥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群峰的总称。天姥山极富能量,名声远播的神仙居就坐落其中。

向往终于成为现实,原来天姥山就在浙江省的仙居县境内。

人由修行而成仙成神,据说是道家信奉并追求的一个终极目标,神仙居就是缘于千百年来的400余位得道高人曾居于此而拥其名。400余位道家高人,他们也只是居住,并未留下什么痕迹。我想这也许正是他们值得敬重的地方。他们没有凭个人意志与喜好,要么挖洞要么凿穴,随意修动这里的水态山貌,甚至一草一木都极力珍爱,不曾异弄,因而才给后人保留下了这块原始状的清静之地,供人们来这里放飞想象与遐思。向上,求索发问;向下,寻根究底;向远,极目眺望。可览无尽风光于眼底,可蓄大好河山于胸襟,令人顿生凌云之气。的确,会发酵能衍生的天姥山就宛若一座蕴藏丰富的矿脉,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巨大能量。这能量,又如光芒般普照万物,致使众多生灵趋之若鹜。

说起仙居县,开始我还以为是当地为发展旅游业由某个老县名改动而来,查阅地方志知道,这“仙居”古老且厚重。早在东晋时代仙居便立县,名乐安,至五代吴越时期,改名永安,一条名为永安的溪水,不知疲倦地诠释了仙居县的沧桑岁月。北宋景德年间,宋真宗以其“洞天名山屏蔽周围,而多神仙之宅”,诏改今名。幸好我没有偷懒,否则真是冤枉了祖宗般年长的“仙居县”。

说天姥山是富矿,或许会问,那里可有黄金供寻,可有宝石待觅?其实,对于真心热爱大自然、热爱祖国大好河山的人来说,有此或无并不重要,因为他们真正所寻求和期待的不是这些有价的实物,而是一种至真至纯的精神向往和厚重的中华文明。是啊,走在错落有致的天姥山中,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念想:当下,这人间真正短缺的不是金钱财物,而是那种被遗弃许久的一个古老民族的精神瑰宝:良知与德性。千百年来,如果说天姥山是道家崇尚之地,这里尚存储着千年文明孕育的无数硕果期待人们前来收获的话,眼下来这里采撷则正当时日。

天姥山是大自然的造化,其峻险

种子,能生根,会发芽,继而可长成大树,绽放花朵,结出果实。它们为人间或织一片绿荫,或缀一地斑斓,或赐一道香气,也正是这天姥山能量所在。

奇秀,非鬼斧神工莫为。未到达此山之前,几个小小的疑问还真的缠绕我好几天:李白一生喜山乐水,为什么不亲自“到此一游”,非要弄出个什么“梦”?李白又为什么要到“东鲁”去?为抻直这问号,一进山门我便睁大眼睛看,竖起耳朵听,抖开思绪想,生怕一不留神漏掉了什么。

近闻,为使天姥山更好地释放自己的能量,一则消息从天姥山神仙居网站传出,十分打眼:说凡前往该处的中小学生,只要能熟背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便可赠送进山门票。消息虽短小,意义却非同,其善意可圈可点。这有如一根小小的杠杆撬动了千斤万两。人们吟着唐诗来,撷着收获去:千家万户,代代传袭,且不停地发酵、升级。如此这般,中国古老的文化和现代文明之根,就会在人们心中越扎越深。伴随着一个个春夏秋冬的更替,这国学文明之树将会愈加高大壮硕,且叶郁果丰。由此,一支热爱祖国河山,关注国学文化的新军,有意无意间,就会在中华大地上形成一种浩荡之势。

李白胸怀天下,积极入世。诗,让他结交了天下贤士,从而也让他看到了自己通往理想实现自身价值的那条道路。经朋友引荐,他到得唐宫后,也一度得到了皇帝及其家属的青睐。可李白豪放的秉性,不拘小节的狂放,在那个礼数如盘、勾心斗角的皇宫大院里如何待得下去。尽管“云想衣裳花想容”也曾经一时取悦权贵,可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他还是被排挤逐出了皇宫。

离开皇宫后的李白心情如何?他

有失落感吗?他失意了吗?据考,《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李白离开唐宫到达东鲁后而生成,因为此诗的另题就叫“别东鲁诸公”。东鲁在哪里?以如今齐鲁分界的山东莱芜看,此地应是泰山或曲阜一带。人们知道,曲阜是我国儒家代表人物孔子的家乡,其儒学儒教影响甚广,当时的李白不会不知道。我斗胆猜想,失意后的李白或许正是听从了朋友的劝告,想去东鲁走走看看,散散郁结的心垒,从而结识新的诗友,顺便也拜访下儒家,试试著名的儒学理念能否改变一下自己桀骜的性情。

怀揣安世济民理想的李白,悻悻地离开了京城,第一站果然就去了东鲁。但他发现儒学和自己的性情还真的有点难以相融,住不多日,抛下不痛不痒的《东鲁门泛舟二首》之后,便欲离开,以进行他的目标之旅。临

行,东鲁的朋友们曾努力言荐:此地一直往南,有座仙境般的天姥山,南朝大诗人谢灵运曾在那里居住,李诗人呀,您不妨也去那里走走看看,说不定又要写出个惊世骇俗的名篇大作呢!闻此,李白何曾不想去彼处乐游呢,可是他早已与故友相约,人家正在那里等自己同游哪!临行前的那个晚上,李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好容易进得梦乡,一座心造的大山便立即耸立在他的眼前。当我来到天姥山,走过看过之后,惊异地发现,这实实在在的天姥山与李白梦中的“天姥”竟然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一时生疑是上天特以李白的梦境而打造成型。

天姥山中走,绿道携水行。无疑,这古老的“留别”诗竟成了人们走山越涧的导游图。按着“梦”的指引,心灵们撷取了无数个满满的足。

站在山下望,天姥山高耸入云,一撞撞柱山就像喝了酒的醉汉,东摇西晃,仿佛只要有阵风吹来,那山们就会立即倒下。登临山顶看,天姥山又宛若一个大大的盆景,千岩叠嶂,峭石嶙峋,流韵在谷底奔忙,山鸟于洞隙筑巢,一个山的大家族在这里和谐而居。山岚中行善的天姥合掌胸前,为众生祈福;祥云里慈悲的观音俯视凡界,待适时救世。行走其间,可闻浓荫溢出的鸟语,可嗅芬芳奉送的香气。回首行踪,曲曲弯弯,美不胜收,直自责,缘何不早日至此,让灵魂来个涅槃呢!

走过了天姥山,再来品读《梦游天姥吟留别》:梦起,梦境,直至梦醒,实乃见心见性,情由志生。难怪李白要“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了。也正是这一摇撼人们心灵的著名诗篇,为如诗如画的真实天姥山重重地盖上了一枚印章,使这幅天作的图画得以面世,且流传广袤久远。